路峦墓平坟殉韶刹掩堂

槐文赐辗械  我喜欢站在窗前观看着漆黑的夜空和遥远的天际边偶尔飘过冷清的烟火,我会想起亲人一个个独自离开去往一个人们喜欢叫作“天堂”的地方,我会想起人来人往继而慢慢无人的街,我把悲伤往心里挪了又挪,为了下次不小心再去触碰到它,我把眼泪搁浅在心里最柔软的位置,好让它不再固执地一滴滴夺眶而出。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